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]


ZDNet>安全频道>网络安全>道里云毛文波:正解租户防火墙的边界控制

邮件订阅订阅:

道里云毛文波:正解租户防火墙的边界控制

摘要:道里云CEO毛文波在第五届中国云计算大会的现场做客ZDNet采访间,毛文波表示,道里推出云虚拟化云防火墙,通过网络虚拟化技术设施NVI技术通过解决云计算环境所需的租户逻辑网络软件可编程需求。

陈广成 来源:ZDNet安全频道 【原创】 | 2013年06月17日 12:11:12

关键字:道里云 厂商视点 第五届中国云计算大会 虚拟化 防火墙 IT名人堂

道里云CEO毛文波在第五届中国云计算大会的现场做客ZDNet采访间,毛文波表示,道里推出云虚拟化云防火墙,通过网络虚拟化技术设施NVI技术通过解决云计算环境所需的租户逻辑网络软件可编程需求。

这一技术解决云计算环境中逻辑网络与物理网络彻底去耦合,使物理网络资源彻底池化,使租户网络的各种QoS增值编程任务所需的解决手段与底层物理网络构造完全彻底无关。

以下是访谈实录:

记者:各位ZDNet的网友大家好,这里是第五届中国云计算大会的现场,我们现在很有幸请到道里云的创始人毛文波博士。其实毛博士可能大家也很熟悉,他以前的身份是EMC中国实验室的首席科学家,其实我们是今天给大家谈一下云安全的一个问题,我们知道云安全问题涉及到很多,比如说云端的应用安全问题,比如说可信云安全防控制以及加密隐私安全等等,在您看来云计算安全面临的安全的迫切问题有哪些?

嘉宾:云计算是一个好东西,云计算是把东西放到数据中心,网络都联上了,我干什么要在自己面前算,这是一个生活方式的改变,以前我们自己在家里,一个组织,它一定是有一个大楼,他会有防火墙的,云计算的情况那就在大楼外面能上网了,到那边我的数据都在那边,我的计算也都在那边,都在作为服务提供的。那么数据中心作为服务提供商他不会只给一家做提供,他给多家提供,所以大家都在里面,这个叫做多租赁数据中心。一个直接的一个安全问题,就是防火墙在哪里,在大楼里面,在大楼外面,我说这个大楼,是指数据云服务提供商,以前我自己的东西,我买回来在我的大楼里面,现在不在我的大楼里面,在你的大楼里面,但是以前我的大楼是我一家的,我哪怕不是大楼,我是一个大楼里面租的一个办公室,那个办公室有墙的,我买一个盒子,这和盒子里面插着网,盒子里面是防火墙,大楼往盒子的另一头都是我的机器,盒子还有一头是外面,这个盒子控制着,那叫防火墙。到了云上面,没有这个东西了,它那个大楼里面各家都在都虚拟化的,所以防火墙也要虚拟化。再用盒子来做防火墙,做不出云的防火墙来的,所以防火墙要虚拟化是云安全的一个最起码的问题,云安全里面有很多很多问题,云防火墙必须是虚拟的,必须是当前把我租用的资源给盖上,不能让别人混进来,我的资源不论在大楼的哪个部位,在哪个服务器上,因为云很重要一件事情就是它会跑,服务器,这个服务器快冒烟了,这个虚拟机就要跑到另一个比较冷的服务器上去,它服务提供商他也要提高资源利用率。防火墙是租户的防火墙,不是大楼的防火墙,大楼如果防了我就进不去了我还用什么云计算,必须大楼没有防火墙,必须要大楼让我进,大楼让大家都进,而我在哪里面要有一个虚的防火墙,把我给盖上。最好更多的还有一个安全,不光是防火墙,应该就是可靠性了,我是不是光用一云数据中心,既然网络联通了,光联通一个不叫网络,一定联通全世界才叫网络,才叫因特网,所以你也叫我光用从一而终,我不会从一而终的,我是看谁服务得好我就跟谁,所以这个防火墙还要跨数据中心的,我在您这来一点,我在他这来一点,我不把我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这个叫很具体的云安全的问题,所以你看首先云防火墙要防大楼内部的其他的租户,这是一,把我给保上,而且我不能断,我不同的业务部门都要通的。第二,我还不跟着你完全跟着你,也有可能我还自己家里还有叫私有云,我用的叫混合云,要跨数据中心的,这个防火墙也要跨数据中心,保护我的,我想这是云安全和地上的IT,作为资产拥有的IT作为最大不同之处,一定还有别的,我挂一漏万,云的虚拟化的防火墙,可分布式的,那是和地上的防火墙的最大不同之处,也是云安全和传统的IT作为资产安全最大不同之处。

记者:我们说到防火墙,可能是我们提到比如数据中心的防火墙,可能就是,您刚才说的一栋大楼可能就在外围有防火墙来部署,防护整个大楼的一个安全,那么现在随着云计算、虚拟化的兴起,可能就是说我们这个云它是动的,而且是虚拟化的多租户的环境,其实在这种环境下,您觉得它需要有一个什么样的产品来对应多租户的环境的安全呢?

嘉宾:实际上防火墙,说到防火墙它是一个网络,它是一个,我刚才说当IT作为资产拥有的时候,是自己去买一些盒子,这些盒子是一些著名的网络公司,著名的网络设备提供商,不是网络公司,不是互联网,著名的设备网络提供商,我可以数出来几家,思科、华为等等,我还可以数好多家,他们卖这些盒子,一头很多网线插上是内网,这一头公网,一个因特网出去,过去靠这个盒子来做私有网络,那个时候的网络插好了也不动的,IT作为资产拥有的时候,盒子再一个地方呆上插好了,顶多再配置一下,用命令行配置,雇一些专业人士,它就不再变了,所以那个时候是在IT作为地上的时候,是不动,不会没有弹性,不可召之即来、麾之即去,都有它的局限性。而作为服务的时候它就可以动了,这个时候你也可以看到,以前的虚拟化叫做CPU的虚拟化,就是做成一个逻辑的CPU,物理的CPU变成池化了,很多的CPU也放在那,我一个问题要多少个CPU我就有多少CPU,而我的问题是逻辑问题,处理问题那。而物理的CPU就不重要了,就去除耦合了,这个叫CPU的虚拟化。同样,网络、存储都要虚拟化,防火墙就是刚才这么一个例子,因为它动了,那么网线就不重要了,网线是拽起一个网线我动到这里我插上它能通,它该不通的我在那边该不通的仍然不通,该通的在那边和在这里情况是一样的,安全的策略要跟着你虚拟机走的,跟着你虚拟机走这件事,现在有一个很热门的词,叫SDN,因为网络实际上是一个,就是这件事最好在云上容易动,要很快的可以用软件来用。我可以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你像12306购票网站,你想它如果可以是软件定义监控到流量大了,它可以弹出去,它可以有弹性把流量分流掉,他就不会崩溃,我猜想它目前网络没有虚拟化。

记者:还是自己来做的。

嘉宾:它没有,缺乏弹性,刚才我虽然举了防火墙的例子,动态的防火墙,可分布的,跟着跑的时候也跟着你包着,这种防火墙,实际深底层的支撑技术叫做网络虚拟化,先要把网络就像CPU的硬件的CPU,我刚才说了,硬件CPU没有逻辑的,不重要,软的CPU有我各种各样的数据,有我各种各样的状态,那个东西重要,叫做业务非常重要的,对于我的业务非常重要,他是执行业务的,网络也一样,网络应该是网线不重要,召之即来、麾之即去,插上就通,拔掉就不通,插上通也是按照规定的策略,所以它要有一种感知,不管您这个虚拟机,您的组织租户是一个组织,到了哪里他把网线拽起来插上,租户的策略就在网线上已经反应出来了,这件事要做好它,只有用软件来做,硬件做不好的,你想想看,如果还是按以前的盒子来做防火墙的,一个一个盒子,就像思科、H3C他们都做这种盒子为著称的,当然华为、中兴都做的,那云既然在跑,盒子不会跑的,如果你把安全定义用盒子来定义,用这个网关这个防火墙这个盒子交换机等等,月它来定义,那等你跑了以后,而且还有一个组织一般要超过一个盒子的大小,你有很多盒子,每个盒子里面哪怕就用了软件在里面可以编程,这个组织要超过这个盒子,你怎么可以在这里编程,你应该在全局范围内编程。所以按照盒子的办法已经在云上已经不适用了,盒子还要用不用,实际上还要用的,云计算一定要用硬件的,没有硬件不可能虚无缥渺的。你也可以这样说,过去安全网络控制等等都用盒子来做,而且各家都在盒子里边有他私有的一些专利保护的,用硬件它也是这样保护。这些盒子都有一些很精到的很厉害的一些网络控制的一些东西,它必须在盒子里面做,虚拟化,云虚拟化以后,如果能把网络虚拟化做好,那么不同厂家生产这些盒子,他有一个是共通的,其他他控制很有,可能他有一些自己发明的这些控制技术,但是有一条,他不可以发明的,必须通,要不通的话它的盒子不会有用的,所以我们可以说把各家的盒子都可以用,只用它最低的通的这一条,而网络虚拟化把那些控制全部搬到hypervisor那个地方去做,hypervisor是虚拟机监控器,虚拟机在那个软件上面跑,它是一个软件,它是一个大脑。这个时候,那个虚拟监控器可以控制它的网络,要通的网络,需要通的我和你讲的话要通的,才发给盒子让他专发给你,要不通的发都不发给他,所以控制这个行话叫做控制平面和数据平面就分开来了。

我再用一个更简单的俗话来说,最早电话被商用化了,像AT&T很典型的,它那个时候就会兴起一门行业,尤其更多的一些妇女门、小姐们,他们被ATNT这样的公司顾了,顾到他的大楼里面去,每个家庭拿起电话不用拨号,那时候还没有发展到拨号,就已经通到哪里去了,小姐就问他你要谁,他说我要某某某,303波士顿几号,小姐就给他插上,您可以看到,小姐还有资格听3秒钟,这个是策略规定的,多余3秒是违规,他那个3秒是为了插好了没有,她要监控,她没有插好的话服务质量就没有了。这叫数据平面控制平面都在小姐手里都走那个地方,也就是数据和控制都在那个地方,我们过去的那个盒子只要是做网络安全的盒子也是这样的,数据也走它,陈先生,我跟你要是交流,我跟你打电话,我不可能我的手机直接打到你的手机,一定是移动、联通,只有他们,基站最起码,基站通到他们,他们再通回基站,我们在一个基站底下都是这样,不可能我和你,也就是数据平面和控制平面都在哪,网络虚拟化要做到的,如果能编程,你可不要去编数据,数据一大堆,没法编程的,你只编控制,一定要把控制平面和数据平面行话,他们叫平面,因为是一层一层往上的,彻底分开来。云技术、虚拟化技术可以做到这一条,因为我们现在,我们以前必须找小姐到中央去把数据丢给她,她听3秒她再把控制完成叫她做,是过去我们在必然世界,我们站在地上没有办法,我们身上有一个水晶头插上,插一个网线过去云计算是虚拟化的结果,CPU虚拟化以后,我们不站在地上,就是虚拟机不站在地上了,在hypervisor上,就是一种分布式的那些虚拟机监控管理软件上,那个软件它知道我们的身份,他就直接,我在一个hypervisor上,我在北京,你可能在波士顿,他给我们插上一根单波的线,直接的线,实际上我打电话直接打给你,云上可以这样做,控制,数据我们短路,不通过它了,控制,它让我的hypervisor让你的hypervisor和数据库协调工作,控制在数据库是高级语言,不是网络,不在网络包里所控制,我不知道说清楚没有,这叫网络虚拟化。

记者:刚才您提到其实SDN就是数据层面和控制层面的一个解耦合。

嘉宾:一定要分开来。

记者:对对是,那就是说一旦就是说你不通过就是刚才说的简单理解一下,不通过中转站来说,这个数据流量的分析,这个是怎么来做的。

嘉宾:同样可以分布,也就是把那群小姐们,在中央的,我说了稍微俗话一点,把她们抱到您身边,给您做贴身服务,她可以插线,这样这个hypervisor是一个软件,比小姐厉害多了,我用这个是为了说得大家能听懂,它能做,如果在那个地方她分析很麻,她要把您发给他的,发给我的,都要分开来她才能分析,在您身边她给你插网线,她就能给你分析,都能分析,雕虫小技。

记者:OK,行,明白。

嘉宾:个性化服务一定比集中的服务一定质量更高。

记者:也其实我们也知道,道里云提出一个新的概念或者产品,叫虚拟化的云防火墙,其实刚才您也提到这个产品其实就利用了您刚才说那些原理,能不能具体说一下,这款产品它到底是解决了云安全的是哪些问题,然后它的技术或者是原理到底有什么,你能详细跟我们说一下。

嘉宾:首先道里云是一家创业公司,创业公司一定要做一点新的东西,一定要观察生活方式发生改变了以后,很多现有的东西它没有注意到生活方式的改变,它还用原来的生活方式,也就是已经可以把小姐抱到家门口,不让她进家的,家里红旗不倒,她在你家门整个墙外面,紧密真空包装彩旗飘飘,她给你做服务,这个生活方式是变了,但是工业界实际上没有意识到,道里云看到生活方式变了,我们就在这个地方,因为我们不可能去和vmware,和他们以后做完的,和华为他们去拼的,思科,不可能的,市场部在我们手里,用户不会听我们做他们的东西的,我也不可以告诉他,我的成本很低,我经常听到一个,说中国的东西,中国的成本低,实际上我不相信,美国的成本低,他们有规模,他们有传承,他们想压价你要压不过他的,他们质量也真不错,我可以反过来说小公司做的一定是质量差、成本高,我不会相信说我创业公司我就做成本低的东西,不可能的。

那么好,我们只能做新的东西,我们只能观察哪些生活方式变了,工业届没有注意到,那么举例说这个,刚才我们说为了做一些网络控制的时候,发现一定要先要虚拟化,一定先要把在交换机那边一群小姐,把她抱到服务,就是虚拟机身边,虚拟机身上网看很多的虚拟网卡,不是过去只有一根网线插一个水晶头,不是那个样的,所以可以一群小姐抱到你身边做个性化服务,为什么我跟你交流可以单拨网线,就是我们的,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跟您这样,不是到那边去。那这个样呢,我们做这个工作有两方面,一个这个叫做去除耦合,也就是我刚才说的像CPU虚拟化就是去除耦合,耦合去掉了,网络呢,虚拟化其实水晶头没有用了,拿起来插上用过就丢掉了,这个上面的一种应用,我们做了一个在这里演示的,在这里场景演出的叫做网络虚拟化的上面的一个应用叫SDN,你以为虚拟化完了就可以用软件便成了,叫SDN软件编程的定义的网络,防火墙就是一种网络,租户的防火墙,我们就可以在全球,我们实际上展示的是北京、上海、伦敦、悉尼我们做了这么一个,然后前面有一个控制台,他们如果再一个安全组里面,他们就可以互相ping就通的,我们做了一个网页,这个网页是一个软件,可以让租户自己去编辑这个情况,网络情况,他的防火墙状态就会发生变化,那这就是一个SDN的一个产品。

那么这是一个防火墙,只是SDN的一个,就是网络的一种服务,网络上面有许多服务,具体我刚才举到的例子像12306它网络由于没有虚拟化,由于没有去除耦合,如果发现流量太高了怎么办,它赶紧要去搬一台服务器过来,赶紧把地上的网线,赶紧把命令行打开,来不及,已经崩溃了。一定要快速的用软件的方法,所以像SDN的涵盖面应该很广,比如像人人网对于我们的动很感兴趣,在他们全国的数据中心部署了我们的系统,他们不是防火墙的用途,他们是像流量计费,他们收购了很多公司,他们互相的业务部门有人人网统一来服务的时候,不同的流量计费,因为一群小姐在你边上为你贴身服务,把你的流量摸得干干净净、清清楚楚,一个比特都不差,它可以计费计得干干净净、清清楚楚,不像原来在中央电,一笔糊涂帐,不好记,也就是网络虚拟化以后,在上面可以做很多SDN的工作。我们在这个地方展示的是一个防火墙,这是中国可信云社区的,因为这个是一个安全的一个,网络虚拟化比安全更大,安全是网络虚拟化的防火墙是安全,是网络虚拟化的一个很好的应用,中国可信云社区是英特尔组织,中国好多工业界、学术界一起参加的,我们接受中国科信云社区的邀请,在可信云社区我们就演示一个云防火墙,云的防火墙就是虚的,它把一个组织租的资源,紧密的随着它流动随着它分布随着它跑动,始终把它给包上,其他的租户不能进来,多租赁数据中心其他租户都是假定都是外人,我都非请莫入这种东西。

记者:那我觉得如果是您刚才说的这个防火墙,它不是一个盒子,如果不是一个盒子用软件来做,性能怎么来保障。

嘉宾:传统一般的人,我们过去我们站在地上它不是一个大脑,它不能给我做个性化服务,我们只好插上一个网线,你也插上网线,我的网线不是直接通到你的,我直接通到你很难做的,都是到了中央,那个地方坐满了小姐,全都由她来转发的,都是这样的,那个时候只有把它做成硬件性能才好。那久而久之大家都养成习惯硬件才好,硬件性能好,实际上叫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或教计算机的教授等等叫他们去考虑,他不会这样想问题的,什么东西能分布,它的性能就好,软和硬都没有关系。业界有一个很有名的叫BT,它是一个P2P的,它是一个分布式下载,你有一个很大的文件,有CDN可以把文件分布到各地,你可以这里下载一点,那里下载一点,还有情况如果这个东西很热门,是一个当前热门的一个视频,你的小区它那个地方就已经下载过了,因为隔壁邻居已经看过了,所以它都可以算出来,这个就是分布式的厉害,它的就快,而不是集中式的才叫快。也就是软件快还是硬件快,根据我所受过的教育,因为软件更容易做成分布式的,就是如果你有到马路上去问,一般他们,如果他们听懂,你当然要问那些能听懂硬件软件的人,你不能到菜市场问,你到中学去问,他们一般会,我会猜想他们会说硬件快,因为硬件是逻辑电路,我觉得如果是这样比的话,如果硬件可以分布,我也会同意逻辑电路比if else那种软件要快,但是如果硬件没有很动态的可以分布、可以很召之即来、麾之即去那个样的话,我只能用软件的话,我可以分布,也就是现在的虚拟机实际上都是分布的,hypervisor都是软件都是分布的,你只要,而且它都可以自己做任务调度,他给自己多调度一点CPU的时间,如果是这个样的话,软件远比硬件快,原因是分布式计算快。也就是说,你把小姐集中在一个房子里面她一定慢,你用液态氮把她泡起来,把她冻僵她还是慢,你把她全抱到你身边,这些小姐多了去了,软件拷贝不值钱的,软件做一份就可以复制的,硬件复制不一样的,这是卖冰棍和卖软件不一样的地方。软件复制是没有成本、零成本,如果是这样的话,绝对你相信我,软件快、硬件慢,我不再骗你我不再忽悠,受过教育的一定会认同我。

记者:其实刚才我们也说到,有很多,这是一个开源的项目,其他的比如我们合作伙伴或者这些人,他们参与的工作是什么,道里云又是做的是什么工作?

嘉宾:就是昨天很有意思,作我也参加了一个,昨天下午有一个开源论坛,因为我们这个工作,在说开源论坛这个话题之前,我先说一下,我们这个工作开放源代码了,我们刚才说的网络虚拟化这个SDN这个工作,SDN上面虚拟化以后在上面编程,而在底下的这个叫NVI,叫Network Virtualization Infrastructure是一群hypervisor干的事情,CPU的Virtualization可以是一个hypervisor干的,它是一虚多,通常行业里面的俗话叫一虚多,一个服务器虚成多个云主机,Network Virtualization是必须是集群,甚至于必须是全球范围的,它网络必须是通信,你不可能再一个hypervisor上干,这个事情很大,特别大,我们道里云创业公司,虽然我们看到了这个生活方式的改变,我们来做这个事情,但是这个事情由于那么大,我们不相信这一条,我们对于自己的技术能力很相信,但是我们不相信作为一个产业把它做起来,IBM审查了我们东西以后,他说你这个有颠覆性的创新,所以我们最后经过仔细考虑,我们决定开源,我们没有参加一个开源项目,我稍微说一下,我不是一个开源项目,我们下一步我希望社区会主义,我们会进入某一个开源项目。道里云在这一方面的工作是开放源代码的,开放源代码的原因,是我们太弱,我们撑不主工业界,我们希望整个工业界、学术界,整个开源社区一起来用我们的原代码进一步创新,大家一起把工作做好,最后把这个东西做成一个推向标准,我希望它是,这是IBM我自己不这样评论,我希望它是IBM说这个是未来的标准,它认同,它说这个切入点非常好。那么我们呢最终做出一个决定,我们开源了,我刚才讲到昨天我参加了开源论坛,有位法国欧盟的项目,他来说鼓动开源,底下就有人问,说中国的老板们不开源怎么办,他也不好回答,他没有什么,后来旁边有一个人回答了,我觉得挺有意思的,因为我自己做了开源,我也是一个中国老板,可以这么说。我当然用不到他说中国老板不开源是一个比较典型的,因为中国更典型的听起来,就是我也用不到叙述,我只用实际行动,但是有一个人在回答他的时候,是这样说的,对于开源有两个老板可能会有两个担心,一个是担心别人山寨我的,因为它如果说我们目前不争的事实,我们处于一种山寨的文化之下。

记者:这也是我的疑问。

嘉宾:我相信中国,我个人不认同这件事,我不认同,我也开源,我必须要不认同我们是山寨文化我才敢开元,他说这只是硬币的一个面,硬币的另一个面,你开什么,什么东西是你的,你创了什么新,你去开,你开完了让老板一看,你小子还是过家家,怎么可以开源,这是我的东西你开什么源,这个地方他担心,他不愿意开源,没有他的创新点他不能开源,这些老板们他有这么一个起码的判断。他说我拿过来用就行了,我开什么源,没有我的东西我开什么源,人家老美开源有它的东西他开源,这不是我,我就参加一些这种东西,听听别人各家之言,很有意思,这个目前是这么一个状态,我们开源呢,我不怕山寨,因为我觉得越山寨它越成标准越好。我呢,道里云的感觉,老美看了,这是新的,这也是有用的,IBM已经发话了,这是有用,这是新的,这是中国人的创新,我是央视网最近关注到了我们,他知道我们要开源以后,他找到我们说你们让我们判断你们是一个诚信企业,所以他们跟我们结成了一个诚信企业合作伙伴,来帮我们提升诚信的文化,那么他跟我们有一个发布,道里云的合作伙伴,所以他对我们很佩服,他说他为什么找到我们,他说这个是难得的,难得有这么一家公司做出来东西,我们花了两年时间,居然把它开放源代码,那我个人认为,中央网这样是它的判断,是它认为中国像我这样少有。

我想我个人是这样看的,就是中国的发展的大背景,中国的经济向上,必然会形成这么一个结局,必然会创新会往上,也就是目前中国,也许是昨天我受了那番领教,说是到目前你开什么源,不是我要自己自私我封闭,我小农经济的心理,我不开放,是我开了闹玩笑的,我开了要闹玩笑的,我没有东西开,我认为这是过去,我不认为这是中国的未来。我认为,中国是有资格做梦那个国家,中国会创新的,中国人会创新,道里云全是中国原创,我本人从里到外祖宗八代中国人,我们会创新,我们能颠覆,随着中国的经济上去,随着中国的创新上去,开源时间问题,我们只不过是参加了这一个,随着中国的经济上升,中国变成强国,中国人可以做梦,中国人就会创新,等到中国人会创新的那一天,这个是逐步逐步,不是我们有一个乔布斯工程,不是这样的,创新不是这样。好,等到逐渐逐渐中国创新,中国开源是水到渠成的,我绝对认同昨天开会上人家评论,现在开源不是中国人自私,是中国人没有创新,我觉得像淘宝,它不是把淘宝数据库开源了,我觉得马云底下的创新,中国有,逐渐逐渐会上去的,所以中国人开源会随着中国的创新往上走,开源是今后我们会,我很欣慰会看到有两个大国,在做梦,在创新,在开源。

记者:其实您也谈到自己对于开源这么一个观点,其实也是对于自己这么一个产品的自信,就是说我们有拿得出手的一个东西,其实我们知道,经过今天的访谈我们知道,道里云做的这个虚拟化云防火墙,它是一个创新的一个产品,是一个颠覆SDN,颠覆产业和SDN一个相关的这么一个虚拟化的一个产品,那么其实我们也希望,就是不管是安全的同行,还有学术界的同行,然后一起来关注这么一个产品,谢谢大家的观看,谢谢,谢谢毛博士。

嘉宾:谢谢大家,我最后加上一句,我先说一下,有关于它有它的颠覆性这件事我还暂且不表,这是IBM的技术同事他的评论,他们感觉这是具有颠覆性的,他们邀请我7月11、12去参加他们的技术峰会,把这个好好的讲一下,这个是我第一个评论,有没有颠覆还要时间检验。我大概更有相信讲一下,我更愿意说的,我们也用实际行动来做,中国人的血液里,流淌着高贵的基因,这些基因会传承下来,还会发扬光大的,中国人是高贵的。

记者:好,谢谢毛博士您精彩的补充,谢谢,谢谢大家。

嘉宾:谢谢。


    用手机扫描浏览文章

    订阅ZDNet官方微信

    ZDNet周刊订阅

    推荐文章

    新闻速递

    推荐词条